中文 | EN

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发展合作中引领担当——纪念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成立70周年

2017-12-26

新华网曼谷12月25日电(记者 汪瑾)2017年是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成立70周年。作为亚太区域内最具广泛性和历史最为悠久的发展促进机构,ESCAP在70年中见证了亚太的崛起,其推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方向及合作思路不断演进。


  见证亚太崛起聚焦亚太发展

  ESCAP是联合国经济社会委员会(ECOSCO)下属的五个区域委员会之一,其主要职责是促进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成员分布从最东端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到西侧横跨欧亚大陆的土耳其,从最南端的大洋洲岛国新西兰到身处极寒地带的俄罗斯,地理范围广阔,成员组成多样,其所辖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三分之二,是联合国五个区域委员会中覆盖面积最大、成员和人口均最多的区域委员会。

  1947年,二战的硝烟刚刚散去,广大亚洲国家还在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重建的道路上艰难前行。刚刚成立的联合国决定成立亚洲和远东经济委员会(ECAFE),以便为促进亚洲经济重建和发展提供机制保障。1974年该组织更名为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

  70年后的今天,亚太地区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源,每年贡献了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产出,亚太地区也是全球最大外商直接投资目的地,亚太地区的城镇化进程也走在全球前列。全球经济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的趋势稳步向前发展。回望 ESCAP走过的70年历程,亚洲从战火纷飞和贫穷落后到成为全球经济的新重心,ESCAP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不容忽视和否认。70年来,ESCAP推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方向及合作思路不断演进,从最初的促进远东经济复苏,到推动亚洲工业化进程,再到将促进区域经济合作一体化和落实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

  ESCAP始终在根据全球发展形势和地区特点,不断调整和改革。一是协助制订并负责区域落实联合国关于全球经济社会发展的相关规划和远景。二是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开展智库研究,为成员提供政策建议和智力支持。三是推动缔结政府间协定达成,为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提供整体规划、跨境安排、技术标准和建设指南等。四是开展政策对话和能力建设。

  当前,在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全球化进程受阻的大背景下,亚太地区国家正在努力寻求经济增长动力的转型升级,其中通过加强区域互联互通以促进经济发展无疑是最具共识和潜力的合作领域。ESCAP顺应广大发展中成员的诉求,一方面继续推广巩固其在交通互联互通的成果,包括完善泛亚铁路和亚太高速公路网缺失路段的建设,并推动车辆过境运输达成区域安排,以解决“连而不通”的问题。与此同时,ESCAP还正在推积极动“亚太能源高速公路”和“亚洲信息高速公路”两大倡议的推进。


  在挑战中走向未来

  作为区域内最具广泛性和历史最为悠久的发展促进机构,如何更好地服务亚太经济社会发展,如何在众多后来区域合作机制中保持优势和吸引力,是摆在 ESCAP面前的一道重大课题。目前,ESCAP面临以下三大挑战:

  一,如何遏制发展不平衡的区域趋势、如何引导各方共同致力于可持续发展道路方面挑战突出。在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不平等现象的日益加剧,环境、资源、生态等方面压力大大增强。ESCAP53个正式成员中,内陆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总数达36个,它们普遍自然条件较差,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基础薄弱,并存有对外发声渠道不畅的问题,在联合国及全球性场合难以有它们发声的机会,或它们的声音被忽视。这些国家更多把希望寄托在ESCAP身上,期待ESCAP能主持公道,传递它们的集体诉求,替它们在全球议程中争取一席之地。

  二,在众多区域合作机制的无形竞争中 ESCAP如何维护自身影响和地位。随着区域经济合作与一体化进程的广泛推进,诸如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东盟等全球和区域合作机制蓬勃发展,ESCAP地位面临被虚化的压力。上述后崛起的机构多为领导人峰会机制,各国重视程度自然更高,资源也更有保障。ESCAP需要进一步挖掘传统优势,并须要不断改革创新以激发新的活力。

  三,随着近年来区域跨境合作的进展,领土纷争、资源利益分配矛盾等呈上升势头。如何在增进合作之中规避纠纷、维护合作氛围,成为ESCAP面临日益增多的挑战。2014年以来,ESCAP年会多次出现一成员对通过的决议作出保留或作出不参与决议的声明,给区域合作留下了不和谐的声音。2016年 ESCAP年会发生了成立70年来首次需要投票表决的决议(此前基本均遵循协商一致通过的传统),美国要求对 ESCAP缔结的《亚太无纸化贸易便利化框架协定》进行唱名投票,给众多国家造成尴尬。尽管该决议最后得以通过,但也为协定的生效实施留下了阴影。政治议题的稳妥处理也成为ESCAP更加经常需要面对的问题。


  ESCAP中的中国元素

  中国是ESCAP前身远东经济委员会(ECAFE)的发起国和东道国。1949年ESCAP搬迁至曼谷后,新中国长时间与其失去联系。1971年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后重新恢复参与ESCAP的活动。自1973年至今,中国几乎每年都派部级代表团参加ESCAP年会,这在中国参与的联合国系统多边机制中,除联合国大会之外,ESCAP是唯一享受如此“待遇”的多边机构。

  中国与ESCAP的合作经历了从被动参与到积极引领的变化过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主要依托ESCAP了解和学习多边机构的规则和运作;八十至九十年代,ESCAP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为引进联合国及区域先进经济社会发展理念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成为中国参与经济社会发展区域合作的试验田。这一时期,ESCAP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多边外交官,不少人至今仍活跃于国际舞台。

  进入本世纪,中国与ESCAP的合作互惠性质不断发展,中国从合作中受益,同时中国对ESCAP的贡献亦迅速扩大。目前,ESCAP成为中国与周边国家分享发展经验、共同制定与完善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规则、谋划区域未来的重要互动舞台。

  中国成立了中国-ESCAP合作基金,支持ESCAP开展面向发展中成员的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项目,这些项目遍及交通、能源、社会发展、减灾等几乎ESCAP所有工作领域,受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广泛赞誉。其中中国资助的“利用空间技术实现旱灾早期预警”已经在蒙古国、斯里兰卡、柬埔寨、缅甸等国落地,成为这些国家引进的高技术领域标志性项目,深受好评和欢迎。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在第一时间得到ESCAP的积极呼应。ESCAP现任执理会秘书阿赫塔尔女士多次表示,ESCAP倡导的亚太区域一体化战略与“一带一路”构想从地域到内容都十分接近,双方合作空间巨大,相互促进作用明显。她坦言,ESCAP倡议宏大先进,但缺乏落地支点、缺乏资金支持,而中方倡议正好弥补了这两方面的不足,同时,中国的效率和执行力也是联合国系统机构所不具备的。过去3年,阿赫塔尔在各种国际场合发言阐述对区域发展的看法,几乎无一例外地会提到“一带一路”。她不止一次向ESCAP成员表示,亚太经济一体化合作和落实 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均可从“一带一路”受益,共同促进区域互联互通。这是联合国系统首次以决议形式确认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认同,表达参与意愿。


来源: 新华网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