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9
新闻动态

PPP牵线“千桥之乡”圆梦长江大桥!

2021-04-21


3月16日9时,从三国赤壁古战场轮渡码头远望,一座跨江大桥正加速合龙,200多米的桥梁主塔高耸入云,数百条斜拉索犹如一根根琴弦飞扬在江面,两台红色塔吊正紧张有序地开展作业,金黄色的油菜花点缀两岸,一幅美丽的画卷正徐徐展开。


11时18分,最后一节钢梁被稳稳吊装至大桥上,世界跨度最大的钢混结合梁斜拉桥——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成功合龙,湖北省咸宁市赤壁市53万人民40多年翘首期盼的长江大桥梦变成了现实。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北连洪湖市乌林镇,南接赤壁市赤壁镇,是长江上首个采用PPP模式建设管理的示范项目。项目于2018年3月21日开工,总投资32.5亿元。


筑梦


建安十三年(208年),孙权、刘备联军在长江赤壁一带大破曹操大军,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长江流域进行的大规模江河作战,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基础。


千百年来,赤壁因江而名,拥江而兴,也望江而叹——因舟楫不便,临江无港,建一座跨越天堑的长江大桥成了赤壁、洪湖两岸百姓多年的期盼。


一座大桥,镌刻着几代人的渴望。


素有“千桥之乡”美称的湖北省咸宁市,拥有138公里的长江岸线,却没有长江大桥。


上世纪80年代,一张张泛黄的档案——《关于申报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请示》《关于对<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组织预审的请示》,记录着咸宁筑梦长江大桥的点点滴滴。


1992年,赤壁籍企业家陈天生提出民间筹资修建赤壁长江大桥,连通赤壁(当时称为蒲圻)和洪湖两地,还曾一度引进投资者,但几经周折未果。


在此之后,赤壁市聘请世界桥梁大师林同炎担任大桥总设计师。1994年3月,由美国某公司投资1.5亿美元建赤壁长江大桥的合同在武汉签字。然而,还是未果。


几经坎坷,几经风雨,但是赤壁人民心中的长江大桥梦从未停歇。


2010年7月至2014年8月,赤壁长江大桥项目先后通过地震、文物保护、压覆矿产资源、环境影响、通航安全等20多个可行性评估。经过不断争取,2011年,赤壁长江公路大桥项目申报纳入《湖北省公路水路交通运输发展“十二五”规划》,一批国字号企业和实力雄厚的民间资本纷纷抛来橄榄枝。


然而,该项目投资规模大且投资周期长,经测算,项目运营期间的收入来源不足以覆盖项目特许经营建设、运营成本及合理收益,采用“使用者付费”方式完全交由社会资本负责全部投资建设运营,盈利能力不足以吸引社会资本。


出于风险考虑,社会资本望而却步,梦想再次搁浅。


圆梦


自2014年9月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积极推动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的政策性文件,赤壁市再次嗅到了梦想的味道。


2015年2月,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出遵循收益共享、物有所值、公共利益最大化、合理分担风险等原则,对于社会效益突出但经营性收费不足以覆盖投资成本、需政府补贴部分资金或资源才能进行商业化运作的项目,已开展前期工作、拥有合作意向或地方政府给予支持的项目,均作为交通运输行业试点PPP模式的优先考虑项目。


“这简直是为赤壁长江公路大桥量身定做。”咸宁市财政局PPP管理中心罗映惊讶地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由于前期20多个可行性评估均已完成,咸宁市、赤壁市两级相关部门抢抓机遇,及时跟进,积极向交通运输部申报试点。


2015年5月,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开展交通基础设施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试点项目的通知》,武深高速嘉鱼北段和赤壁长江公路大桥被列入第一批11个PPP项目试点,咸宁市成为全国唯一同时拥有两个试点、全省唯一试点项目的地市,两个项目争取中央补助资金额度上限20.72亿元。


2015年6月,赤壁长江公路大桥PPP项目实施方案获省交通厅专家审查通过。


2015年7月,咸宁市财政局邀请省财政厅、交通厅等部门专家召开审查会,专家组一致通过了物有所值评价、财政承受能力论证文件。省财政厅将该PPP项目的两个论证方法作为范本在全省推广,并将咸宁列为全省PPP示范城市。


消息传开后,赤壁长江公路大桥PPP项目犹如“待嫁闺秀”,一时间中交集团投资、中建交通集团、中信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等大型集团公司纷纷来咸洽谈合作。


项目采用“BOT+EPC”的PPP模式,即“基础设施特许权+投资、建设、运营”一体化建设模式公开招投标方式确定投资人。


2016年3月,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牵头人)、中铁大桥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成为该项目中标候选人。


2016年4月,咸宁市人民政府与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铁大桥局集团有限公司、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协议。


咸宁市将7亿元投资补助(资金来源主要为交通运输部专项奖补资金)和24年特许经营权(含建设期4年)交由项目公司,由项目公司对项目的筹划、资金筹措、建设实施、运营管理、债务偿还和资产管理等全过程负责,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并在PPP项目特许经营协议规定的经营期限届满后,将公路(含土地使用权)、公路附属设施及相关资料无偿移交给当地政府。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经测算,采用PPP模式比传统投资模式节约成本4.82亿元,而且7亿元政府补助撬动了32.5亿元的投资,既解决了政府在财力不足的情况下供给公共服务的难题,又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


PPP模式的好处不止于此。咸宁市按照激励相容的原则,严格建设期绩效考核和运营期绩效考核机制。


建设期绩效细分为过程绩效和结果绩效,考核结果与一定比例建设成本挂钩,具体视考核结果扣减建设期政府补贴和建设期履约保函。


运营期每年度3月底前对上一年项目运维服务绩效进行评价,分值在95分及以上的,不进行任何处罚。分值在60分—95分之间的,插值计算对项目公司当年度通行费收入中扣减。分值在60分以下的,本年度对项目公司课以项目总投资0.4%数额的扣减。


2018年3月,在获得省交通厅施工许可,办齐最后一张“绿卡”后,赤壁长江公路大桥PPP项目拉开了全面建设大幕。


尾声


“决战一百天,攻坚保目标。”湖北交投咸宁项目部集中力量打好大桥合龙“收官战”,誓将疫情和历史罕见洪涝耽误的4个月工期夺回来。


“希望早点通车,我也要在桥上走一圈!”焊工张奎松说。春天疫情,夏天汛情,所住的板房被淹,他们照样坚守工地,节假日也不休息。


“小时候去赤壁走亲戚,路上要花两个多小时,直到现在,洪湖和赤壁过江还是依靠汽渡通行,大桥建成后,从赤壁过江到洪湖仅需5分钟。”大桥项目分部安环部长黄炜激动地说。



中国财经报

作者: 浏览次数:66

返回顶部